龍紋。

万事皆允。

基友为了我改了一个ID哈哈哈哈哈。

总有人说妹子只会打法师好坑之类的话。可是如果真的适合这个位置,那就认真把中单打到最好呀;3
真心热爱中单,打王者最大的愿望就是想把亮亮打出金牌子但是自己的号是不太可能了,唉——。
所以有打野小哥哥愿意带带我吗x(要脸

“你想不想吻一吻。”
“倾国倾城,是我大名。”

情书梗/不算自戏的戏/卡鼬

看见圈友这样写于是暗搓搓去讨了梗。
情人节已经过了但是…反正也没人看嘛。
首发名朋不过自己喜欢删动态,想想还是存这边。(废话好多啊
*不算戏不算文随便算什么别喷我就好。
*私设,篡改时间轴,鼬存活于四战后,移植普通眼睛。天下泰平。
*鼬七岁被卡卡西所救的桥段出自《鼬真传.光明篇》

人生第一回情人节。
历经二十二载春秋寒暑,终获此般心神安宁,说不高兴那是假的。

垂首凝思良久,沈声静气于方桌上平铺和纸指腹缓慢捋顺,目光在纸笔间反复流转,暗自失笑多年未提笔而今竟不知如何下手,轻捻摩挲笔身直至黑墨滴下晕开大片墨迹才蓦地回神,眉稍无奈一颤,疾疾提笔。

—————
致卡卡西前辈:
       

朋友里有个自拍狂魔,把我引上了邪路。当然,我发出来的自拍基本不露脸(什么

给温眷@貓先生
无论在哪里我们都会相遇。
开心。虽然我大部分记忆还停留在“你初三我高三”的岁月里。
于是我内心咯噔一下,原来现在已经是偏执静临的第五年。

不管怎么说总之希望!
温眷要好好的。
温眷会考上中山大学。
温眷和D先生幸福地在一起:D

“所有物是人非的风景里,我最喜欢你。”

旧号真丢了,不打算再找了。
在旧号上交了一个挺喜欢的朋友,也不想再去找她。
反正失去过太多东西的我无所畏惧。
但是还是搬了几张自己珍惜的照片过来。
照片上的右手是闺蜜,左手是我。
最后一次出去玩。
将车票折成了纸飞机。
如今不管是时间还是空间我们已隔得太遥远。
回忆如纸般单薄,甚至好多事我也不愿再记起。
但是我希望朋友们过得好。
我很喜欢她们纵使我不再诉说。

© 龍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