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万事皆允。

情书梗/不算自戏的戏/卡鼬

看见圈友这样写于是暗搓搓去讨了梗。
情人节已经过了但是…反正也没人看嘛。
首发名朋不过自己喜欢删动态,想想还是存这边。(废话好多啊
*不算戏不算文随便算什么别喷我就好。
*私设,篡改时间轴,鼬存活于四战后,移植普通眼睛。天下泰平。
*鼬七岁被卡卡西所救的桥段出自《鼬真传.光明篇》


人生第一回情人节。
历经二十二载春秋寒暑,终获此般心神安宁,说不高兴那是假的。

垂首凝思良久,沈声静气于方桌上平铺和纸指腹缓慢捋顺,目光在纸笔间反复流转,暗自失笑多年未提笔而今竟不知如何下手,轻捻摩挲笔身直至黑墨滴下晕开大片墨迹才蓦地回神,眉稍无奈一颤,疾疾提笔。

—————
致卡卡西前辈:
       见字如晤,略于敬言。
       抱歉,由因事务繁忙没有立即回复。本不想过多劳烦你,然思及今昔,欣喜犹胜感激。原谅我未曾充分准备,况念虑多日,发觉除提笔相赠一二贺语外,惟剩倾吐肺腑。

       过去晓袍难卸,实不相瞒,还能够将部分温暖回忆根藏心底,是我最大的富足。无论家弟,止水亦或暗部战友,与之相处的琐碎细节似历历在目。对前辈,常忆七岁初见,救我于敌手——这份挽救弥足珍贵,甚至母亲也这样说。

       而细想来,你终成我一生的救赎。当然“救赎”二字对我而言,太过虚妄飘渺。罪孽与责任加身,我死而有愧,又谈何奢求。所以感念前辈容我一处方寸,我在这方寸间赎罪,如此便好。

       且下不提这些。话说我新移植的眼睛,使用几日已完全适应,不必担心。和永远伴随诅咒和鲜血的写轮眼不同,清澈黑眸赠予我的,是万物皆清晰可辨,连树梢上抽出的新芽似乎都能分出嫩绿和油绿。每立于窗舷眺望,普通双眸所及的木叶,比曾经更美。

       如今,木叶已浴火重生,家弟成家立业,同伴安好,殉职者静眠,我此生了然。
       以及,能与你并肩,我三生之幸。

敬具。

                                                                  鼬

—————

婉转收笔将纸搁置一侧,静等墨迹干透后细心折叠塞至信封,末了于封口处压上宇智波族家徽式的毡花。想必身为六代目火影此刻应仍在批阅文件,敛眉沉思片刻不急不缓凝结查克拉于手心飞出一只幻鸦,任其绕房内低低盘旋一圈衔走信封。身抵着窗台庄重颔首面如平静止水,却在暗中平复心绪后对着夜空抿唇缱绻沉吟。

“情人节快乐。”






评论 ( 6 )
热度 ( 6 )
  1. 幸运ACan 转载了此文字
    是的 我一直以为这对爆冷cp终于有人暗戳戳地发了糖渣 活久见系列 开森~

© C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