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万事皆允。

琐碎

追求人大确实需要实力和毅力。
说实话,我两样都没有。
但是我应该还有欲望,人的欲望真挺可怕。

我和周如今成了狐朋狗友。
倘若能穿越回高一,和那时的我说,周才是未来剥了岁月的壳儿还能将心比心的朋友,那时的我肯定脸能皱出百八十来褶子。

四月前本来敲定上海,周也准备跟我走。我有时候经常做白日梦大概就是以后一直在一起互相照应。虽然它是个白日梦但做着做着成真也不是不可能。后来周突然说还是去北京吧,班主任说上海可能性为零。说来好笑,周阿语系,班主任才二十来岁,北外刚毕业回来,能天天晚上在微信上和她侃王者荣耀开黑和骂阴阳师策划不上道的那种,小哥哥。他极力反对去上外——正常情况下考不上,名额少,排外。如果不想太努力,最多考北语。而我是个冷门的文科专业,管档案的,和周正相反,我考上北京的可能性为零,上大还有的一说。

当然我一转头就敲了个“好”字送过去。

当年高考周是跟着我报志愿的,现在她有自己的选择肯定要尊重,既然我又想和她在一个城市那么不如跟着她考。我是这么想的。

周成绩其实比我好特别特别多。高一分班,学号按成绩排,挺意外我第三她第四,但我从来考不过她,年级排名最野的时候和她差距是七百多名。到高二分班是她第六我第十四,再之后成绩更疯狂疯狂掉,前十基本进不去了,考个气死爸妈老师的四十来名也不是没有,但周一直前十。高三最后的日子里俩人只能无语凝噎:随缘吧随缘吧,能不能报一起全看我咋发挥。

说实话我发挥得,特别,糟糕。从数学考场出来脑子一直懵懵地响,我他妈刚刚算了个啥。眼前发黑之前我爸端着他警官证开个后门进了学校,其实他不该来的,因为现在想想不见他还真不至于失控。于是很多考生都看见了一人在走廊抱着个胖大叔哭成傻逼。包括周。

回位置上我怕自己状态容易影响别人,调整调整情绪就和周说话,她在我斜后面。

扯七扯八干巴巴几句。最后我说。

“没事的,好像不能和你一学校了。没关系的。”

我肯定是脑子抽了抽了抽了抽了我现在都觉得自己有毒这他妈心机婊人设才说得出口的话我他妈当时为什么要说。说个屁啊什么事不能等全部考完了再提靠靠靠。

第二天就有人告诉我周回宿舍就哭了。

我吓懵了。那时候才心里一难受,她一直把我当真朋友我却——因为我一直没底气真能和她在一个学校,什么想一起努力啊之类的,一个稳定前十的人怎么和成绩大起大落的人感同身受?十多分的差距确实就是211和普通高校的距离。高三后期什么都定型了,我不抱多少希望的。

一个高考整得心事重重的。我确实对不起她。最后我的分数是比平常也少不了几分,她却炸了。我看她分数和我差不多的时候心下一跳,到现在都没敢问她是不是英语挂了,也不敢想是不是严重影响到她第二天发挥。

后面是郁闷几天就画风突变天天腻一起看学校,最后填的两家南京一个扬州。

上天有眼,反正给整一个学校里了。

不是一个专业和校区,但经常浪在一起,快和小情侣差不远了,隔个星期就要见见面,进了大学几乎所有的电影都她陪我看的,所有想吃的餐厅都她陪我吃的。一路从102斤吃到120斤终于赶忙停下来去学了个车把体重搞回来。

总之,和最好的朋友在一起的大学生活真真很滋润。

所以考研也想在一起。

工作也想在一起。

那天夜里我莫名想起以前很多琐碎的事,也想通了自己为什么不敢报人大。中考的时候家附近的名校有两所,虽然都是重点但两个分数线略有差距,报志愿是在考试之前,说实话现在想想有些幼稚,其实无论把哪所放在第一志愿,我想去哪所就可以去哪所,但我最后还把分数线低的放前面了。是的我怕,万一呢?万一我实力不够呢?万一去了生源更优秀的学校彻底变成垫底呢?因为我成绩非常不稳定,知道所谓“爆发型”,大概就是硬实力不过关的体现。不过要是去了另一所,也就遇不到周了,不过要是去了另一所,我现在会在哪里会不会有所改变,我也不知道。

还有高三那年年级要求我们写目标大学做成广告牌贴出来,班上90%的人写985,虽然这也就是个振奋人心的形式,填哈佛都没人笑你,我仍旧只敢填211,毕竟自己几斤几两自己清楚,然后瞄前后左右,一个个写的南大和东南,我反而心虚了,最后暗搓搓又改成“南京大学”,省得在一个个985里落个志向不远大的名头。

但其实心里已经给自己定位了。
我一直不太懂这种心理属于不自信还是要求低,亦或两者都有。
我清楚明白自己的实力,不够努力,不想努力,得过且过,所以也从不去幻想“在北大读书是什么体验呀”“在人大学习是什么体验呀”,挺现实的。

最后的结局是,大家都懂的,我几乎所有的幼时好友都在985和211了,我在双非。和周狼狈为奸地。妈的。开学第一天瞅着街景缓缓后移地图上显示距校门只有几百米了却还是堵半个小时进不去时,我差点想拉着爸妈回去复读。开学典礼上校长语重心长地讲我们是全国为数不多能进Top100的双非,既来之则安之吧啦吧啦吧啦,这我印象非常深刻,因为台下立刻有人表示不屑。其实也能理解,所有江苏高考考砸了的优等生,除了不想离开南京的,大抵都选择这里。我当然不是,我大概是实力只能到这里的。而我室友是,她苏州黄埭的,因为她高考砸破底儿了,学校连奖学金都给她撤掉了,我一脸竟然还有这种操作地骂她高中不人道,然后学霸为什么选这儿?因为这里转专业好转。她大一进来就着手转专业,在我们连班上人脸还没瞅得熟的档儿,她就跳去学校最牛逼的文科专业了。我没走,一是晕晕乎乎的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二是怕王牌专业自己根本不适应,只好撑着既来之则安之的面子往下走。

时间已经推进三年。我发现自己这种情绪又上来了。在选择考研的时候。

怎一个愁字了得。

于是第二天我给几个熟的老师敲消息。一大段围绕能不能选北京的废话问题复制了三遍发过去,班主任是最理智的那种,“一定要结合实力,拿到手的才是最好的”。一个女老师是点了一个“如果实在想读研,就要结合实力”,最后一个老师——被誉为咱班最不靠谱的那种,竟然,特地打电话过来。

“考啊!”
“我当年成绩倒数也考上了,进了人大天天倒一。”
“我也双非,湘潭大学的。”
“你六级过了没有?噢过了那就能考。”
“竞争力这东西在哪儿都一样。上海竞争力就不强啦?”
“吧啦吧啦吧啦吧啦考考考。”



“………”
我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不过事后我就和爸妈,和周,好好说了一遍,嗯,北京,真定了,不改了。

然后从四月复习了一点点,五月开始巨忙,作业巨多,还要挤时间复习,和,玩。我感觉自己觉悟不够高。忙的晕头转向还没日没夜刷小说的空档里,抬眼瞅见卖我资料的人大学姐一条微信过来:“书有没有看过一遍?已经五月了要尽快调整状态。”

我差点吓得手机都扔了。

再去敲敲周,你咋样啦?
对面好久回一句,我北语可以从暑假再开始复习啦,你…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于是现在我再次陷入无边的恐惧。有时坐图书馆位子上看书可以听见砰砰砰心跳。

——卧槽看不懂啊?
——这什么什么语言是啥啊?
——咋会有数学公式?


太难过了。
难过到我现在已经码不下去字了。

评论 ( 4 )
热度 ( 1 )

© Can | Powered by LOFTER